当前位置: 首页>政务信息>工作动态
国防部就首艘国产航母建造进展、“萨德”部署等问题答问

  来  源:国防部网站

  地  点:国防部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

  发布人:国防部新闻局副局长、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上校

  吴谦:各位记者朋友,大家下午好!欢迎大家出席本月的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从上个月开始,国防部例行记者会媒体邀请范围进行了扩大,我今天看到了不少新朋友,在此向大家表示欢迎。

  今天我有一条需要主动发布的信息:经与澳大利亚、美国防务部门商定,中澳美三方于8月24日至9月11日在澳大利亚达尔文举行“科瓦里-2016”陆军技能联合训练,包括野外生存等科目。此外,中澳陆军将于9月14日至23日在澳大利亚悉尼举行“熊猫袋鼠-2016”联合训练,主要科目包括皮划艇操舟、滑降训练等。上述两场联训旨在增进相互了解,深化务实军事合作,提升部队训练水平和遂行任务的能力。

  下面欢迎各位记者提问。

  记者:上个月记者会披露了9月份中俄将在南海有关海域举行军演的事情,请问有没有进一步的消息发布?双方参演兵力是否已经确定?另外有媒体报道称,演习中将有联合登陆相关方面的演练。请予以证实。

  吴谦:8月16日至21日,中俄双方在湛江举行了“海上联合-2016”联演的第三轮磋商,就演习的实施计划、通信保障、后勤保障等具体安排进行了深入沟通,达成了广泛共识。双方还勘察了演习有关的场地和设施。此次联演的课题是“海上联合防卫行动”。联演的进一步情况,我们将适时发布信息。

  记者:最近国内外媒体大篇幅报道了中国第一艘国产航母的建造情况,网上还流传着这艘航母“高颜值”的照片,显示船体装配已经接近完成,建造工作接近尾声。请问以上情况是否属实?这艘航母离列装还有多长时间?有没有时间表?

  吴谦:我可以授权告诉你的是,首艘国产航母的建造进展顺利,正在按计划推进。关于你提到的“高颜值”,我认为只说对了一半,我们这艘国产航母“既有外在颜值,更有内在气质”。

  记者:最近《解放军报》刊登了一篇评论文章,对印度政府近期决定在中印边境地区部署“布拉莫斯”导弹进行了批评,同时也提到了中方可能采取的一些应对措施。请问对此作何评论?

  吴谦:保持中印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安宁,是中印双方达成的重要共识。我们希望印方多做有利于中印边境地区和平稳定的事情,而不是相反。

  顺便提一句,我从你的问题中发现,你可能是我们《解放军报》的热心读者,我会把这个信息转告给我在解放军报社的同事。

  记者:近日网上有消息称,在下一步军队改革中,陆军现有的18个集团军将缩编成师。请予以证实。

  吴谦:有关报道纯属臆测,与事实不符。

  记者:韩国媒体报道,中国近日在东海举行联合演习时,中方战机短暂飞越了中韩防空识别区重叠区域,并靠近苏岩礁,韩国方面起飞军机进行了拦截。韩国内一些媒体把这个事件和“萨德”部署问题联系起来,认为是中国在施压。请予以证实,并作出评价。第二个问题,近日有媒体报道说,中国将会在G20峰会结束后、美国总统大选前这个时间段建设黄岩岛。请问对此有何评价?

  吴谦:首先澄清一点,防空识别区不是领空。近日中国军机赴日本海有关空域进行训练,期间经过了东海防空识别区以及其他相关的国际空域,这是一次计划内的演训活动。关于“萨德”问题,中方此前已经多次阐明了反对的立场。

  第二个关于黄岩岛的问题,我在此前的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已经多次表明了立场,在这里就不重复了。

  记者:媒体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一位高级军官率代表团近日访问了叙利亚,在大马士革和叙利亚国防部长等叙方高级官员进行了会面,报道中还提到中方将向叙军提供培训名额。这是否说明中国准备像俄罗斯一样,以军事力量或军事手段介入叙利亚冲突中?

  吴谦:今年是中叙两国建交60周年,双方长期以来互帮互助,中方一直为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发挥积极作用,支持维护叙独立自主。经中叙两军商定,中方向叙方提供医疗器械和药品等人道主义援助,主要是为缓解叙人道主义危机提供帮助。出于同样的考虑,中方还向叙方提供了医学、护理等专业的培训名额。

  记者:据报道,美国陆军参谋长米莱访华时向中方表示,“萨德”系统的部署完全是为了保护韩国和美国人免受朝鲜导弹袭击,其雷达探测距离仅几百公里,不会覆盖中国内陆,在任何方面都不会对中国造成威胁。请问对此作何评论?

  吴谦:美在韩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不仅是一个战役战术问题,更是一个战略问题。这种做法打破了地区的战略平衡,损害了中国的战略利益,破坏了中美、中韩之间的战略互信。打个比喻说,部署“萨德”系统就像在本地区打开了一个“潘多拉盒子”,其引发的恶果不容小觑。

  我需要补充说明的是,虽然美官方多次表示“萨德”反导系统的雷达探测距离只有几百公里,但据韩国媒体报道,美国国防部导弹防御局局长叙林最近在访韩时表示,“萨德”反导系统可以在短时间内由“末端模式”转为“前沿模式”,而“前沿模式”下,雷达探测距离为1000公里以上。他的表态听起来很有故事。

  记者:有消息称,军队新闻媒体的调整改革即将实施。请问军队媒体将发生怎样的变化?这种改革的目的是什么?

  吴谦:军队此次推进改革,是按照自上而下、统筹推进、分步实施的原则展开的。军队新闻媒体等领域的调整改革,也将随着军队改革的进一步深入而逐步实施,相关信息我们将适时发布。

  记者:有韩国媒体称,2名朝鲜士兵本月17日携带武器越境进入中国境内,被中国边防部队发现之后双方发生交火,并有中国军人受伤。请予以证实。第二个问题,进入8月以来,中日围绕钓鱼岛的话题增多,中国海军舰机编队8月中旬在日本海附近展开军事演习,引起日方高度关注。请问中国军方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段进行演习?目的是什么?

  吴谦:先回答第一个问题。据了解,韩媒的这个报道无中生有,纯属捏造。

  关于第二个问题,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中国的。中国海空力量近日赴日本海及西太平洋有关海域进行训练,这是年度计划内的例行性安排,不针对任何特定国家和目标,符合国际法和国际惯例。今后中国军队仍将按计划组织此类例行行动。

  记者:据报道,朝鲜昨天发射了一枚潜射弹道导弹,韩军方对此表现出极大忧虑,并称其威胁国家安全。请问中国军方对此有何评论?

  吴谦:关于这个问题,我在外交部的同事昨天已经作出了回应。

  记者:日本媒体报道,自8月初以来,中方在钓鱼岛附近的活动不断增加,这些报道是准确的吗?如果是准确的,中方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间增加在钓鱼岛附近的活动?是否跟中方在相关海域进行演习有关?中日双方是否就此保持着沟通?

  吴谦:关于你刚才问的问题,我认为王毅外长昨天已经作出了回应。这个时间点,一半是因为钓鱼岛的渔汛,一半是由于日方的炒作。

  记者:您刚才提到对叙利亚人员培训,这是否说明中国有军人在叙利亚开展相关培训活动?

  吴谦: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在叙利亚访问的是中国军队外事代表团。中国军队将向叙方提供的是医疗和护理专业的培训。

  记者:日本媒体近日称,中国驻日大使6月下旬曾经向日本方面表示,如果日本派遣自卫队参加美军在南海所谓“航行自由”行动,日方就跨越了中国不可退让的界限,中方对此绝不容忍。报道还称,中方似乎还暗示将会使用军事手段来对抗。请问对于日方在近两个月之后炒作这样的事情怎么看?中国军方对于日本自卫队可能在南海的行动持怎样立场?

  吴谦:日本企图派遣自卫队参加美军在南海的“航行自由”行动,我们对此坚决反对。日本不是南海问题当事方,无权插手南海争议。中国军队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决心意志坚定不移,我们将坚决应对任何威胁和挑战。

  记者:近日在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举行的“国际军事比赛-2016”已经结束。请介绍中国军队参赛情况。

  吴谦:前不久,“国际军事比赛-2016”落下帷幕。此次比赛共设“坦克两项”、“苏沃洛夫突击”、“航空飞镖”、“海上登陆”等23个项目,18个国家派队参加。中国代表团参加了23个项目中的21个项目,在集体项目中共夺得1项第一名、17项第二名、3项第三名。

  中国军队取得好成绩,既需要广大官兵的“洪荒之力”,也需要国内公众的关心与支持。此次军事比赛恰逢里约奥运会期间,广大公众在观看奥运的同时,对我军参赛也给予了极大的关注和支持。在此我向大家表示衷心的感谢与敬意!

  记者:刚才提到,中美澳在澳大利亚举行联合训练。8月份以来中美两军之间的交流也不少,包括“本福德”号驱逐舰和美太平洋舰队司令访问青岛,以及美陆军参谋长马克·米莱访华,这些都发生在南海仲裁案及美韩决定部署“萨德”导弹系统后,这是否表明中美两军之间尽管在重大问题上有很大分歧,但也有默契,两军之间交流合作并不会因分歧而停止或者受到影响?

  吴谦:中美两军关系是中美两国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一个健康稳定的两军关系,对于两国关系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中方重视发展中美两军关系,并为此付出了不懈努力。我们认为,任何一种关系的维系与发展,都需要双方共同努力。我们认为中美双方应该加强两军之间的对话、沟通、交流与合作,妥善处理分歧和敏感问题,推动两军关系健康稳定地向前发展。

  记者:听说由于军队改革已经有一部分文艺兵或者军队歌舞团成员开始下岗,但又有一些国内报道称,这只是军队文艺团体改变名称、编制或组织形式。请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多少人下岗或者被裁掉?

  吴谦:正如我刚才所谈到的,这轮军队改革坚持自上而下、分步实施、统筹推进各阶段改革任务,到2020年基本完成国防和军队改革的目标任务。关于你所谈到的军队文艺团体的改革,我们将适时发布信息。

  记者:昨天中日外长会谈发布的中方消息稿表示,双方同意加强对话,酝酿召开新一轮中日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尽早启动海空联络机制,使东海成为和平合作之海。6月份您在记者会上曾经就相关机制表示,希望日方能够排除机制磋商障碍。请问这次有没有什么补充?

  吴谦:王毅外长已经就这个问题作出了表态。我们高度重视建立中日海空联络机制,希望日方尽早排除谈判障碍,与中方相向而行,争取早日启动和运行这个机制。

  记者:第一个问题,备受瞩目的“环太”军演于本月结束。请介绍本次军演中方参与的内容以及成果。未来中国海军是否会参与更加核心的科目?第二个问题,您刚刚提到了奥运会,我们也看到了不少中国军人的身影。请问中国军队运动员在本次奥运会中的成绩如何?您对他们的表现有何评价?

  吴谦:“环太-2016”联合演习于8月5日结束,由5艘舰艇组成的中国海军153编队参加了此次演习。演习中,中方与各国海军共同完成了主炮射击、航行补给、反海盗、援潜救生、战术机动等多个科目的演习。我认为主要有三点收获:一是开拓了视野,对他国海军的作战理念、训练方法、后勤保障等有了具体切实的了解;二是锻炼了队伍,通过联合演习,锤炼了官兵应对海上安全威胁的能力;三是传播了友谊,通过各种活动加深了与外国海军的了解与互信,传递了拓展交流、深化合作的真诚意愿。

  关于你刚才问到的参与核心科目的问题,我非常遗憾地说,美方以《2000财年国防授权法》为由,对中方参演的项目进行了限制,我们对此坚决反对。英语中有句谚语,叫“探戈舞是两个人跳的”,中国也有句俗话,“不能剃头挑子一头热”。中美两军关系的发展需要双方共同努力,我们要求美方拿出切实行动,排除影响两军关系发展的法律障碍,与中方一道推动两军关系健康稳定地向前发展。

  关于中国军队运动员参加奥运会的问题。在中国代表团中,共有解放军运动员27人,参加了15个大项的比赛,共获得1枚金牌、2枚银牌、1枚铜牌,并且打破了一项奥运会纪录。我在这里向他们表示衷心地祝贺!

  记者: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防卫相稻田朋美23日在日本海上自卫队横须贺基地训话时称,中国在钓鱼岛周边的海空域极速扩大活动范围,并且趋于频繁,持续试图单方面改变现状,表示要求日本海上自卫队在警戒和监视方面要做到万无一失。请问对此作何评论?

  吴谦: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中国固有领土。中方的航行和训练行动合理合法,他国无权指手划脚。

  说到单方面改变现状,日本方面自2012年开始强行推动“购岛”,不断加强西南方向军事部署,通过新安保法案解禁集体自卫权。我们认为这一系列举动值得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高度警惕。

  中国军队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维护中国的主权安全和海洋权益。

  记者:刚才提到中国人民解放军访问叙利亚的代表团,其中有一位将军叫关友飞,他是中方国际合作方面的一位负责人,这个信息是准确的吗?能否确认?

  吴谦:访问叙利亚的中国军队外事代表团团长是关友飞海军少将,他是中央军委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主任。

  记者:印度在中印边境部署“布拉莫斯”超音速巡航导弹的计划,可能会对我国西藏、云南腹地造成威胁。请问我军有什么应对措施?在台湾今年的“汉光”军演中,模拟了与大陆进行兵力对峙的一些场景。请问有什么评论?

  吴谦:关于你的第一个问题,刚才我已经作出了回应。

  关于第二个问题,在“九二共识”的基础上,维护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是台海和平稳定的根本保障。“台独”分裂势力及其活动是台海和平稳定的最大威胁。

  记者:您提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向叙方培训医疗和护理方面的人员,这是由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叙利亚当地实施的吗?

  吴谦:我了解一下,稍晚一会儿回答你这个问题。

  今天的记者会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记者会后,发言人就中国向叙利亚提供人员培训事表示,经中叙双方协商,今年中方将在华为叙进行医疗和护理等专业的培训。

 

附件下载:

 

  】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南三巷3号
网站管理:财政部办公厅
电子邮箱:mofzwgk@163.com
技术支持:财政部信息网络中心
电话:010-68551114
京ICP备05002860号